段九

【忘羡】【曦澄】【追凌】

(这章有点短,鄙人在兼职,更新有点慢,请见谅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舅舅和蓝大的小暧昧~~发糖

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,一身紫衣渐至眼前,天忽微雨,握着竹伞的手骨节分明,墨发沾湿零星的雨滴,一双凤眸跃至眼底,俊美无暇的脸庞愈渐趋近。
      

蓝曦臣眼中似有光晕亮了,只见微抿的薄唇张合,“蓝宗主。”江澄见蓝曦臣站在雨中,白衣沾了不少雨水,不禁疑惑:这人莫不是傻子,何故站在雨中,难道在等我?这个念头一下被江澄否定,怎么可能。不过倒是把竹伞往蓝曦臣那儿遮了下。蓝曦臣的眸子更亮了些。“江宗主,近来可好?”温润的话语传入耳中。“好与不好十几年都是如此过的,无甚不妥。不知蓝宗主何以站在雨中,当真巧合。。”还未说完,话语被打断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巧,我在等晚吟。”飘逸的云纹抹额下,星目绽出璀璨光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江澄顿时愣住了,这人还真是。。。直言不讳?转念又一想,蓝涣缘何等我?却忽略了蓝曦臣说出这话时心头一闪而过的悸动。蓝曦臣凝视着俊秀白皙的面庞,直看得江澄脸上飘了红晕。江澄不禁腹诽,姑苏蓝氏何时变得这么奔放,不对不对,自己为什么会有隐隐的,羞怯?一时有些迷茫,握着竹伞的手微微收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雨势竟大起来。蓝曦臣率先收回灼热的目光,缓缓开口“晚吟,雨大了,先随我回静室休息片刻,还有一事,忘机与魏公子也回了,不妨去看看。”魏婴那厮回来了?也不惊奇,蓝忘机是双壁之一,怎会弃了云深不知处,魏不要脸当初死皮赖脸赖着人家,这个断袖!!思及此,江澄面上似红似白,一脸嫌弃。蓝曦臣嘴角微扬,“晚吟在想什么?”“。。。。无事,不是说去寒室吗?劳请带路”江澄心想,我跟这人什么时候这么相熟,一口一个晚吟,当真。。。黏腻!
      

  蓝曦臣莞尔,带着江澄往云深不知处隐秘处走。



(大家可以跟我说想看谁的感情线我可以多写一点,还有车~~~)
文笔不好,凑合看哈

【忘羡】【曦澄】【追凌】三个小攻的追妻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缘定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名——“云梦三舅甥俘获姑苏三攻”

   封棺大典结束后,蓝忘机带着魏无羡四方游历,唯一不忘的就是夷陵老祖嘴收不住的“我想天天和你上床”。回到云深不知处,蓝启仁纵是吹胡子瞪眼,也改变不了魏无羡成为二侄儿媳妇的事实。蓝思追蓝景仪等弟子却是开心不少,就连被舅舅逼着来姑苏学习宗主之范的金陵也改了些脾性。
      蓝思追:“含光君,魏前辈。。。”
      蓝景仪:“含光君,咦,魏前辈,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金陵:“。。。断袖你,大庭广众的。。你别赖在含光君身上,真丢我们金家的脸!!”
      被含光君抱在怀里的魏某人毫无羞耻之心,手臂缠绕着蓝忘机的臂膀,修长纤细的手轻佻的在如玉般的俊颜上拂过。“蓝湛,你放我下来呗~ ”“无妨”蓝忘机开口。
      众小辈内心:“怎么回事,这是我们认识的风姿卓越冷冰冰的含光君???”
   “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!你们在此地做什么?忘机?!!!魏婴!!给我下来!!”一声怒吼传来,蓝家小辈们吓得往蓝忘机身后一躲,心想:完了完了,又得抄家训了。而夷陵老祖早就翻身而下站的无比端正,只是微抽的手显示内心的慌张。蓝忘机注视着来人——叔父蓝启仁。叔父看着站在眼前的二人,白衣是他的得意门生,黑衣红发带的是把他气到不行的“仙门败类”。刚想出声训斥,一道如春风般和煦的声音传来“原是忘机回来了,还有魏公子,怎的站在此地?”蓝曦臣温言问道
     魏无羡:“哈哈,蓝大哥,许久不见。”
     蓝忘机:“兄长。”
     气到胡子飞起的蓝启仁:“。。。成何体统,吵吵嚷嚷,思追景仪,你们几个给我去领罚,礼择篇十遍!!不抄完不许吃饭!!
     蓝思追蓝景仪等人:不要啊先生!!我们什么也没做啊!!蓝启仁白袖一挥,带着一干人走了,看见幸灾乐祸的金陵便讲道:“金宗主,江宗主送你来修身养性,那就随思追他们一起,也好安稳心性”“。。。。!!!”欲哭无泪的金公子也被抓走了,蓝启仁回头狠狠瞪了魏无羡一眼,扭头就走。魏无羡:叔父。。我没干什么吧??转念又想,种的好白菜被我拱了,瞪几眼也无所谓。
      蓝曦臣轻轻一笑,“忘机,你们奔波劳碌,带魏公子回去休息罢”。蓝忘机:“嗯”。魏无羡嘴又管不住,“大哥不必如此生疏,叫我魏婴就好,不拘这些小礼节,要不我也跟蓝湛一样叫你兄长?还是叫你蓝大哥?这个你较满意什么。。。哎,蓝湛蓝湛,别拽我,我还没和大哥说完,哎,大哥我们走了啊,哎哟”自来熟的魏某人被拖走了,蓝曦臣笑的极温润,半晌都不曾离开。
      他在等一人。